當(dang)前位置︰首頁>>新聞(wen)內容
劉(liu)明作品里的(de)中新元素
來(lai)源︰中新網湖南 作者(zhe)︰白祖偕(xie) 發(fa)布時間︰2020年02月18日 22:08
來(lai)源︰中新網湖南 作者(zhe)︰白祖偕(xie) 2020年02月18日 22:08

  劉(liu)明是個很有特點(dian)的(de)湘西漢子。哪(na)怕lv)塹諞yi)次見面(mian),不用mei)jie)紹,你(ni)就可以從他(ta)的(de)語(yu)音(yin)語(yu)速、身材(cai)長相,抑或是他(ta)的(de)眼(yan)神、他(ta)的(de)舉手(shou)投足(zu)對(dui)他(ta)的(de)籍貫猜個八(ba)九不離十。

劉(liu)明在火車(che)上寫作。
劉(liu)明在火車(che)上寫作。

  這個出生于七十年代的(de)永順(shun)才子,比ren)倚  嗨輳 潛曜嫉de)小老弟。所以當(dang)初他(ta)從新華社來(lai)中新社工作,我可以倚老賣老,當(dang)仁不讓地給(gei)他(ta)改稿糾(jiu)lai)懟/p>

  記(ji)得剛(gang)到中新社工作的(de)那會兒,劉(liu)明有兩個愛好。一(yi)是喜歡寫長句子,二是喜歡不分段。他(ta)說長句就象“酒(jiu)店的(de)大餐(can)一(yi)樣”,總有人(ren)喜歡享用。我對(dui)此很不認可,說長篇大論(lun)不是中新社風格,必(bi)須學會寫短文、寫短句。

  他(ta)很較(jiao)真,于是讀了不少中新社的(de)文章。後來(lai)與我討zhi)壑行路綹瘢 氬壞剿ta)對(dui)短、平(ping)、快、活的(de)中新文風很是認可。

  此後,他(ta)的(de)寫作語(yu)言發(fa)生了重大改變。雖然文章仍然很長,但長句沒有了,分段也(ye)變得特別勤。甚至有時候(hou)有些地方jiang)灰朔佷蔚de),他(ta)也(ye)強行進行了分段處理。這在他(ta)的(de)《湖南新農(nong)村建設熱點(dian)調查》系列(lie)文章的(de)初稿中表現得很是突出。

  勤奮(fen)是湘西人(ren)的(de)特性。劉(liu)明的(de)學歷不高,原始學歷只有中專。但他(ta)十分勤奮(fen)。即使畢(bi)業後在工廠工作很累,也(ye)不忘學習與寫作。後來(lai),他(ta)的(de)一(yi)篇關于鍋爐工的(de)報道le)沼詡  qie)還(huai)了不得地登上了《湖南工人(ren)報》的(de)頭版(ban)頭條。這無疑(yi)sha)晌 ta)人(ren)生的(de)重大事件。從此,他(ta)就與新聞(wen)和寫作結下了不解之緣。

  劉(liu)明的(de)勤奮(fen)讓他(ta)成就了一(yi)篇又(you)一(yi)篇作品。這些作品不僅讓我們看到他(ta)樸實(shi)率(lv)真的(de)性格、細(xi)膩真摯的(de)情感,更讓我們感受到他(ta)字(zi)里行間流露出的(de)中新風格。

  語(yu)言yue)擁仄 叭繞瞧渥髕返de)第一(yi)個特點(dian)。劉(liu)明來(lai)自湘西山村,山音(yin)村語(yu)是其第一(yi)母語(yu)。雖然在外打拼了幾十年,這個憨厚的(de)山里伢子仍然鄉音(yin)未改。

  “父親說,只有靠自己讀書(shu)讀出去,將來(lai)才會有‘飽肉’吃(chi)。”這就是原汁原味的(de)湘西話。如果稍加修飾,可能會寫成“只有靠自己讀書(shu)考上大學”或“只有靠自己讀書(shu)走出山窩(wo)窩(wo)xuan)敝 啵 yu)法上好像更規整,但是哪(na)里有這個韻味?

劉(liu)明采訪湘西王陳渠(qu)珍之子陳晏生。
劉(liu)明采訪湘西王陳渠(qu)珍之子陳晏生。

  “這就搞不起(qi)了?”“老子搞一(yi)輩子還(huai)要(yao)搞,你(ni)才剛(gang)開始呢!”一(yi)個“搞”字(zi),一(yi)個“老子”,都(du)是湘西人(ren)口語(yu)中使用頻率(lv)很高的(de)詞,沒有修飾,很接地氣,一(yi)看就知(zhi)不是生造。

  語(yu)言簡練,分段多,敘述(shu)的(de)節奏感和跳(tiao)躍感較(jiao)強當(dang)是作品的(de)第二大特點(dian)。中新風格的(de)“短”,包括文章短、語(yu)句短、段落短,這不僅是為了適應西方人(ren)的(de)閱讀習慣,也(ye)為了適應人(ren)們越(yue)來(lai)越(yue)快的(de)生活節奏。

劉(liu)明采訪工人(ren)勞模鄒學珍。
劉(liu)明采訪工人(ren)勞模鄒學珍。

  劉(liu)明說,“短句,是自媒(mei)jiao)逍醋韉de)一(yi)個特點(dian)。”“這短,是出于對(dui)讀者(zhe)的(de)尊重。”而這種對(dui)讀者(zhe)的(de)尊重,正是中新風格的(de)重要(yao)特征(zheng)。

  隨著寫作量的(de)加大,劉(liu)明越(yue)來(lai)越(yue)追(zhui)求寫短句,越(yue)來(lai)越(yue)喜歡短句產生的(de)語(yu)言美感魅力(li)。他(ta)說︰“我有個感受,要(yao)使語(yu)言生動,讀起(qi)來(lai)有節奏感,得把句子盡量寫短,可以切開的(de)就切開。”

  劉(liu)明以自己的(de)《湘西申報世界地質公園行︰十八(ba)洞景區(qu)》的(de)mu)  拔易 鮮親zuo)夢,玩穿越(yue)”舉例說︰“如果除掉(diao)‘玩’字(zi)前面(mian)的(de)逗號(hao),這句話也(ye)通,但讀起(qi)來(lai)沒有了節奏感,也(ye)就少了一(yi)種美kui)!彼ta)進一(yi)步舉例說︰“結尾也(ye)是如此,‘今晚,我yi)夠嶙zuo)夢嗎?’,要(yao)是除掉(diao)句中的(de)逗號(hao),無論(lun)看起(qi)來(lai)還(huai)是讀起(qi)來(lai),都(du)失去了韻味。”

劉(liu)明采訪《幸福在哪(na)里》��fan)首髡��zhe)戴富榮。
劉(liu)明采訪《幸福在哪(na)里》fan)首髡zhe)戴富榮。

  顯然,劉(liu)明希望用標點(dian)符號(hao)作為“金釘子”,將他(ta)的(de)短句錘煉成一(yi)個個金句。

  但短言短句畢(bi)竟只是表象的(de)東(dong)西,文章之所以得以傳頌,關鍵還(huai)是qie)桓觥扒欏弊zi)。無情或是虛情假意,再華麗的(de)詞藻,再優雅的(de)短句,都(du)不會被接受、被傳播,這也(ye)是中新風格始終強調的(de)一(yi)個重要(yao)特點(dian)。

  劉(liu)明深(shen)知(zhi)其理,並把情感要(yao)素置于作品的(de)第一(yi)位置。無論(lun)是《父親的(de)山寨》、《du)湍釕shen)從文先生去世三十年》這樣的(de)系列(lie)大章,還(huai)是《蕭征(zheng)龍(long)這四十年》、《小孩子不再盼(pan)過年》這樣的(de)隨筆shi)Σ罰 ta)都(du)ji)亞楦兄糜諼惱碌de)中心(xin),筆隨情走,情隨文移,讓人(ren)感動,讓人(ren)唏噓。

  文以存史。文章不能無病呻吟,必(bi)須要(yao)有故事並講(jiang)好故事。偶(ou)然性與必(bi)然性yue)岷系de)事物,多少都(du)有點(dian)故事。《父親的(de)山寨》中關于“毛狗子”這二篇,分別寫的(de)是“毛狗子”因家(jia)貧、成績差(cha)和外面(mian)誘惑太大而導致(zhi)其輟學;後在眾人(ren)的(de)幫(bang)助、勸導下又(you)回到學校的(de)故事。由于故事情節十分簡單(dan),一(yi)般(ban)的(de)人(ren)寫起(qi)來(lai)會覺得十分困難,應該都(du)會放(fang)棄寫作。但劉(liu)明把自己以及(ji)其他(ta)湘西人(ren)求學的(de)故事穿插進去,不僅使本無故事的(de)事情變得故事了起(qi)來(lai),還(huai)使文章變得拉(la)家(jia)常般(ban)輕松,可觀(guan)可讀。

  中新社的(de)作品主要(yao)是新聞(wen),所謂中新風格也(ye)是對(dui)新聞(wen)作品而言。劉(liu)明的(de)作品fan)蠖轡 san)文與隨筆,與新聞(wen)作品畢(bi)竟gong)皇且(qie)換厥隆5 莨guan)劉(liu)明作品十多年來(lai)的(de)發(fa)展與變化,個人(ren)感覺最深(shen)的(de)確實(shi)是其文風的(de)變化。我以為這就是其曾經(jing)在中新社的(de)歷練經(jing)歷。但願gang)獠皇俏業de)自作多情。

【編(bian)輯(ji)︰高峰】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(xi)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(guan)點(dian)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(jing)書(shu)面(mian)授權。
未經(jing)授權禁止轉(zhuan)載、摘編(bian)、復制及(ji)建立(li)鏡像,違者(zhe)將依(yi)法追(zhui)究法律責任(ren)。
极速快三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