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(qian)位(wei)置(zhi)︰首頁(ye)>娛樂體育>新(xin)聞內容
彭于晏(yan)︰拍完《緊急(ji)救援》,我現(xian)在(zai)都不想(xiang)游泳了
來源(yuan)︰北京青年報 作者︰ 發布時間(jian)︰2020年02月22日 08:43
來源(yuan)︰北京青年報 作者︰ 2020年02月22日 08:43

  電影《緊急(ji)救援》是林超賢(xian)與彭于晏(yan)的四度合作,在(zai)之前(qian)的每一(yi)次合作中(zhong),兩人都在(zai)彼此(ci)的支(zhi)持下(xia)不斷(duan)挑戰極限。兩人首次合作拍攝《激(ji)戰》時,彭于晏(yan)接(jie)受專業拳手訓練,耗(hao)時3個月學會泰拳、鎖技(ji)與巴(ba)西柔術。拍攝時與職業拳手對陣希望能夠“說服觀眾”。二(er)次合作《破風》時,彭于晏(yan)參與集訓四個月,訓練及拍攝過程(cheng)累計騎(qi)行超11萬公里,幾乎繞(rao)地球三圈。第三次合作《湄公河(he)行動》,林超賢(xian)與彭于晏(yan)的挑戰再次上升到(dao)新(xin)高度。拍攝時林超賢(xian)甚至不慎被(bei)六寸蜈蚣咬傷腳(jiao)踝,彭于晏(yan)真槍實戰,每個動作指令都貼近真實。這次在(zai)《緊急(ji)救援》中(zhong)他們將挑戰全(quan)世界(jie)公認難拍的“水(shui)戲”,《緊急(ji)救援》是華語電影首部海上救援題(ti)材影片(pian),取材于真實海上救援事件,彭于晏(yan)稱導(dao)演從(cong)“魔鬼林”“爆炸林”,現(xian)在(zai)變成了“水(shui)怪(guai)林”。

  導(dao)演一(yi)找我就來拍了

  問︰he)wei)何(he)會接(jie)演《緊急(ji)救援》?kong)獯聞納閭tiao)件很艱苦,接(jie)戲之前(qian)有做什(shi)麼ci)枷xiang)準ji)福/p>

  彭于晏(yan)︰林超賢(xian)導(dao)演一(yi)找我就來了,我知道拍導(dao)演的戲會特別有xing)饉繼乇鴯  比灰不嵊幸(xing)歡 奶粽膠he)難度,這也cai)俏wei)什(shi)麼我想(xiang)要拍導(dao)演的戲的原因,所以早(zao)就準ji)負昧耍 皇敲幌xiang)到(dao)這次準ji)覆還唬 dao)了現(xian)場(8個月的拍攝)天天都是各種難度升級,非常有xing)粽劍 ? he)精神上都是前(qian)所未cong)械木 xi)。

  問︰hao)閌窩蕕氖嗆I咸厙qin)隊隊長(chang),對真實的救撈隊員有多少(shao)了解呢(ne)?

  彭于晏(yan)︰he)以zai)戲里叫高謙,是海上特勤(qin)隊隊長(chang),他是一(yi)個很有勇氣、有經驗、責任感很強的人,執行過非常多任務(wu),救過很多人。

  開拍之前(qian),導(dao)演拿過一(yi)些救撈隊員的資(zi)料給我們看,所以會了解他們的生(sheng)活,也有跟他們一(yi)huang)鷓盜罰 頤竅衽笥岩yi)樣。他們看著(zhou)都是普通人,但是接(jie)到(dao)任務(wu)的時候(hou),卻ci)峭耆quan)不同(tong)的樣子。一(yi)次他們出任務(wu)時,我跟著(zhou)去,你不敢想(xiang)象(xiang)這些平時貌似普通的人在(zai)直升機上面懸掛著(zhou),你會感覺他們似乎到(dao)了另外一(yi)個世界(jie)。作為(wei)救撈隊員,他們qie)枰﹥ 窀褳餳 zhong)才(cai)能去拯救另外一(yi)個生(sheng)命,因為(wei)有時候(hou),你得放棄什(shi)麼而去拯救rao)淥說納sheng)命,在(zai)水(shui)里面你只有三五分鐘(zhong),只能救兩個人,但是周圍(wei)有二(er)三十(shi)人,那(na)你怎麼辦?kong)餼褪撬且 娑緣模 敲刻焐習嘁 娑勻思jian)的悲(bei)劇,回到(dao)家里又要做一(yi)個正常人,如果沒有信仰肯(ken)定做不到(dao),這就是導(dao)演在(zai)這部ken)防鏌﹦駁模 頤且彩(cai)喬咨硤逖楣 cai)發現(xian)他們有多麼了不huang)稹/p>

  救撈隊員就是qian)選吧(ba)南M彼透鶉耍 敲娑緣氖僑松sheng)的悲(bei)劇,如果沒有信仰、沒有堅定的內心,是沒辦法去迎(ying)接(jie)和(he)完成任務(wu)的。這個職業,要有足夠的勇氣和(he)信仰,他們才(cai)能夠忘掉自我,忘掉自己的生(sheng)命去拯救他人。

  問︰《緊急(ji)救援》中(zhong)你首次出演父親,覺得有xing)粽鉸穡/p>

  彭于晏(yan)︰導(dao)演給我這個角(jiao)色,我覺得是非常難的。導(dao)演很有xing)饉跡  牢沂塹dan)親家庭,所以飾演一(yi)位(wei)父親,我要花很多時間(jian)去說服自己,我的生(sheng)命里面沒有父親的形象(xiang)在(zai),非常感謝導(dao)演給我這個角(jiao)色。演我兒子的演員非常聰明非常可愛,跟他演戲很自然、很棒,因為(wei)小孩(hai)很真實,他會把台(tai)詞(ci)背che)煤蓯歟 菹返氖焙hou)很自然,跟他演戲的時候(hou)我也希望能保持這種純kong)婧he)自然。導(dao)演和(he)編(bian)劇提(ti)前(qian)做了很多功課(ke),了解救援隊員的生(sheng)活,家庭對救援隊員來講也特別重要,這應該是支(zhi)撐(cheng)他們那(na)麼cong)賂搖 na)麼cong)性(xing)鶉蔚厝?凍齙囊yi)個重要原因。可能大家認為(wei)這是一(yi)部動作片(pian),但我覺得其實這是一(yi)部充(chong)滿愛的劇情片(pian)。

  被(bei)各種虐,

  每次下(xia)水(shui)都要做心理準ji)/p>

  問︰這次拍攝讓(rang)你印象(xiang)最深(shen)的戲有哪些呢(ne)?

  彭于晏(yan)︰he)矣∠xiang)最深(shen)刻的有很多場,通常第一(yi)次都是最難忘的,像我第一(yi)次被(bei)火炸,在(zai)六七百(bai)攝氏度的火里被(bei)炸,還炸好幾fu)危 暈wei)沒事了,結果後面要被(bei)水(shui)炸,炸完後,導(dao)演還很興奮地說︰“Eddie終于被(bei)我用水(shui)炸了。”之前(qian)我不知道原來ci)shui)可以用來炸人的,炸完後第二(er)天又被(bei)吊到(dao)空(kong)中(zhong)一(yi)天,吊到(dao)快吐。但也挺(ting)過癮的,因為(wei)真實拍攝是qie)以zai)直升機上面,高度que)淺8擼 砸埠苣淹R暈wei)下(xia)來沒事了,接(jie)著(zhou)要用火淹,然後就是用水(shui)淹,所以這次算是各種體驗,基(ji)本上是各種“虐”吧(ba),這就是導(dao)演的風格,他就是喜(xi)歡“虐待”藝人。但其實演員可以在(zai)這個過程(cheng)當中(zhong)得到(dao)很多的養分,這也cai)僑rang)我們qian) 系dao)演的原因,讓(rang)我們能拍出一(yi)部很難忘的戲。

  問︰這一(yi)次《緊急(ji)救援》的安全(quan)措(cuo)施都非常到(dao)位(wei)嗎?

  彭于晏(yan)︰對,當然還是有萬一(yi),雖然隔熱que)際shi)過了,但畢竟火最低有300攝氏度,我整(zheng)個防火衣都燒起來了,但拍攝就是要這個感覺。雖然全(quan)副武裝(zhuang)但還是會害怕,依然能感受到(dao)皮(pi)膚在(zai)燒,天天這樣拍,天天被(bei)懸吊還是會怕,而且最後到(dao)水(shui)里面,水(shui)溫(wen)是6攝氏度,我沒想(xiang)到(dao)我可以撐(cheng)過來,真的太冷了。

  我自認為(wei)是那(na)種只要給我條(tiao)件去做,我就不怕的演員,但拍這部ken)罰 藝嫻拿刻煜xia)水(shui)前(qian)都要做心理準ji)福 蛭wei)那(na)個水(shui)太冷了,而且水(shui)里面有化學物(wu)質。戲里面有很多需要我脫掉裝(zhuang)備(bei),沒有護目鏡,化學物(wu)質就tu)嶠dao)眼楮里,眼楮睜不開。那(na)些攝影師下(xia)水(shui)都是戴護目鏡的,護目鏡拿下(xia)來一(yi)下(xia),水(shui)流到(dao)眼楮里都會受不了,要一(yi)直洗(xi)。而我是每天泡十(shi)幾個小時,每次可能待個15分鐘(zhong),因為(wei)太冷了。每天都要洗(xi)眼楮,到(dao)最後眼楮就一(yi)直流眼淚,雙眼通紅(hong)。導(dao)演也心疼,所以他也會下(xia)去陪(pei)我。拍完這部ken)罰 業dao)現(xian)在(zai)都不想(xiang)游泳了,覺得今年踫水(shui)的額度已經用完了。

  問︰這次沒有xing) 現(xian)氐氖萇稅ba)?

  彭于晏(yan)︰he)矣屑復(fu)文縊shui),有xing)懷∮∠xiang)特別深(shen)刻的是在(zai)墨西哥被(bei)威亞鉤住,然後被(bei)壓到(dao)池底下(xia)面。所有人都嚇到(dao)了,我也出不來。我發現(xian)綁我的那(na)條(tiao)威亞卡(ka)在(zai)卡(ka)車(che)的底座,救援隊還沒有來救我,我就想(xiang)那(na)我先自己救自己,就找身上有沒有工(gong)具(ju)可以切(qie)割(ge)繩索,但是切(qie)不開,後來找到(dao)鉤住的那(na)個點,死命地把繩索解開,之後出來了。導(dao)演一(yi)直說“沒事吧(ba),沒事吧(ba)”,我說休息(xi)一(yi)下(xia),因為(wei)繩索很緊拉(la)不開,我就死命去拉(la),指甲整(zheng)個都掀起來,手都裂開了,導(dao)演嚇到(dao)了,這個事情覺得最恐怖。

  還有xing)淮我彩(cai)竊zai)水(shui)里面,我的氧(yang)氣瓶要沒huang)耍 bei)用氣瓶只能吸八口,水(shui)壓越深(shen)、吸得越多,我這八口每次都要省著(zhou)用,後來ci)橋囊yi)個很長(chang)的鏡頭,救援隊的人要撤(che)很遠(yuan),拍完要游wei)厝?氖焙hou)我的氧(yang)氣瓶就沒有氣了,也找不到(dao)備(bei)用氣瓶,我就憋著(zhou)一(yi)口氣找ye)隹 U庵腫純齔3;岱?sheng),我一(yi)直覺得我游泳很好,但當你真的在(zai)水(shui)下(xia)十(shi)幾米的時候(hou),跟你在(zai)游泳池是完全(quan)不一(yi)樣的,而且我們身上xi)zhou)很多鉛塊(kuai),所以我是浮不上去的,再加上6℃的水(shui)溫(wen),感覺就在(zai)冰(bing)庫里面。

  現(xian)在(zai)回想(xiang)拍水(shui)里的戲,會後怕。我記(ji)得拍完那(na)幾個場景之後,我們去吃飯,墨西哥當地的工(gong)作人員bei)嶂鞫 掖蛘瀉簦 冶仍蕖N頤薔仍 擁吶笥迅醫(yi)玻 鋇氐木仍 嗽倍季醯謎獠皇且yi)般人能承受的,很多人不敢相信我們中(zhong)國(guo)演員是自己下(xia)去拍,外國(guo)拍電影去那(na)個場景,都是替身下(xia)去。

  問︰hao)閽zai)水(shui)里這些自救的東西,是你拍戲前(qian)訓練學到(dao)的方(fang)法嗎?

  彭于晏(yan)︰對,基(ji)本上都是。訓練的這些在(zai)拍戲的時候(hou)全(quan)部用到(dao)了,如果沒有xing)ti)前(qian)訓練學好的話,那(na)可能就不敢拍這個戲了。我們跟著(zhou)真的救援隊去外面救援,救援過程(cheng)很辛苦,真的體驗到(dao)生(sheng)命的脆弱(ruo),沒有辦法去想(xiang)象(xiang)大自然的力量,真的太恐怖了。拍完這部電影,我覺得一(yi)定要珍(zhen)惜生(sheng)命。

  問︰除了感受到(dao)生(sheng)命的脆弱(ruo),拍完這部電影對你還有什(shi)麼cong)跋歟/p>

  彭于晏(yan)︰現(xian)在(zai)如果我搭飛機,我都會看救援手冊、看逃生(sheng)艙在(zai)哪里,看附近的人,如果真的發生(sheng)什(shi)麼,哪些人需要救助。以前(qian)不會,但現(xian)在(zai)就變成本能,然後會想(xiang)象(xiang)當時拍戲的狀況,我都會數有幾位(wei)老人,有幾個是坐輪椅上來的,這些都是我拍完電影之後意識(shi)到(dao)的,不由自主的,就覺得還蠻(man)夸張。一(yi)講到(dao)逃生(sheng)艙,我就tu)嵯xiang)到(dao)過去8個月的訓練和(he)在(zai)飛機里面救人的恐怖場景,我就一(yi)直bei)嫠咦約海 綣裉 嫻姆?sheng)什(shi)麼ci)慮椋 沂強梢躍熱說摹/p>

  和(he)導(dao)演林超賢(xian)亦師亦友

  問︰這是你跟林超賢(xian)導(dao)演的第四次合作,是否感覺他的電影難度越來越大?

  彭于晏(yan)︰如果難度rang)患喲螅 蟻xiang)也不是林超賢(xian)導(dao)演了。認識(shi)導(dao)演以來,我覺得他最了不huang)鸕牡胤fang)就是對于喜(xi)歡的東西,他沒有改變,他對于自己喜(xi)歡的東西執著(zhou),所以導(dao)演用這樣的熱情拍電影的時候(hou),你就tu)岊bei)感染,然後你也會覺得,為(wei)什(shi)麼不這樣去做呢(ne)?

  他每一(yi)次都非常好,而且我相信他只會越來越好。這一(yi)次拍攝有很多場景是他想(xiang)的,還有很多動作戲和(he)情感戲,他去編(bian)寫完人物(wu)的刻畫,再到(dao)現(xian)場去調度,這個也cai)撬yi)直很熱愛的,所以我覺得導(dao)演非常優秀(xiu)。而且導(dao)演越做越jie)刑(xing)粽叫xing),因為(wei)他每一(yi)次拍的東西都是qie)xin)的,就像這次拍水(shui)底,我們之前(qian)都沒有xing)逖楣 芏嘍際俏粗 模 荒艿dao)了現(xian)場去拍攝才(cai)能夠跟著(zhou)鏡頭去走戲,訓練好了再去拍,拍攝之前(qian)還得再彩(cai)排(pai)一(yi)下(xia),可以想(xiang)見很多現(xian)場的狀況其實很難去執行。我們都在(zai)學習,導(dao)演也會給予我很多信心。

  問︰林超賢(xian)導(dao)演對你來ci)擔 牒he)你合作過的其他導(dao)演有沒有不一(yi)樣的地方(fang)?

  彭于晏(yan)︰he)揖醯檬竊搗職ba),他很欣賞(shang)我,我也很尊敬(jing)他。很少(shao)有演員可以yuan)屯tong)一(yi)個導(dao)演合作四次的,所以yuan)苣訓謾6夷持殖cheng)度上也有xing)桓魷骯叩奈侍ti),很多時候(hou)可以省略掉一(yi)些磨合的東西,有點像“家人”了。7年時間(jian)體驗了四種不同(tong)的人生(sheng),而且這四種人生(sheng)也不是一(yi)般人能夠體驗得到(dao)的。

  問︰一(yi)個說法是“鐵打的彭于晏(yan),打鐵的林超賢(xian)”,你認xian)tong)這句話嗎?

  彭于晏(yan)︰he)刑(xing)ting)過(合作次數最多的主演之一(yi),僅(jin)次于張家yi),以前(qian)听(ting)這句話的時候(hou)覺得把我們的na)楦興敵×耍 孟裰揮心?抖眩   督艏ji)救援》,我覺得說得太精準了。

  因為(wei)我覺得《緊急(ji)救援》真的像是“磨”,很危險(xian),好幾fu)撾葉際潛bao)著(zhou)豁出去的心態。如果導(dao)演不是林超賢(xian)的話,我肯(ken)定會有xing)晌省F涫翟zai)拍完《湄公河(he)行動》的時候(hou),導(dao)演就有跟我說這部ken)罰 na)時候(hou)我很想(xiang)拍,但覺得自己需要休息(xi)一(yi)下(xia),剛好導(dao)演那(na)時候(hou)有別的戲,所以我就休息(xi)了一(yi)陣子。

  我yi)jie)這部ken)凡皇撬狄蛭wei)它(ta)危險(xian),是因為(wei)那(na)個題(ti)材和(he)角(jiao)色。導(dao)演這次給我這個角(jiao)色的難度比我過去演的難很多,跟我過去的形象(xiang)差異還蠻(man)大的。(難度)主要在(zai)情感方(fang)面,我演一(yi)個父親,另一(yi)個是這個職業的難度。

  我和(he)導(dao)演之間(jian)比較像是師徒的關系,導(dao)演拍男人戲,講男人之間(jian)的na)楦惺嗆蘢勻壞摹5dao)演在(zai)處理這種很真實的人性(xing)上,我覺得還蠻(man)有格局,他看東西看得很多,也很實在(zai),所以我覺得演他的戲某種程(cheng)度上是一(yi)種沉浸式體驗。從(cong)MMA格斗到(dao)單(dan)車(che),到(dao)《緊急(ji)救援》,我不需要去想(xiang)我要怎麼演,只要體驗就好了。

  所以我覺得導(dao)演和(he)我亦師亦友,他覺得我這個年紀應該拍什(shi)麼,就找我拍,如果我yi)姑揮械dao)那(na)個階段,那(na)可能那(na)個階段的戲不適(shi)合我。他希望我能慢(man)慢(man)地成長(chang),某種程(cheng)度上我也能夠理解他到(dao)底想(xiang)要追求(qiu)什(shi)麼,彼此(ci)有xing)恢中(zhong)牧檣系哪 惺惺相惜),會覺得有這樣的人在(zai)電影行xing)道錚 且yi)種會被(bei)互相感染的存在(zai),不需要說,從(cong)他想(xiang)要做什(shi)麼,就能夠看得出來,所以就變得很合得來,我蠻(man)欣賞(shang)導(dao)演這一(yi)點。

  從(cong)《激(ji)戰》首次合作到(dao)現(xian)在(zai),我和(he)導(dao)演都沒有變過。幸(xing)運是真的,沒有想(xiang)過拍完《激(ji)戰》之後還能跟導(dao)演有之後這麼多的合作,他可能也沒有想(xiang)過彭于晏(yan)這個演員bei)鼓苡謾5dao)演也cai)敲懇yi)兩年就tu)嵊幸(xing)桓魴xin)的東西給我,所以我也覺得我蠻(man)幸(xing)運的。導(dao)演在(zai)他的工(gong)作領域上做得非常好,我在(zai)自己求(qiu)學階段也cai) ρ鶯妹懇yi)個角(jiao)色。

  會珍(zhen)惜彼此(ci)合作的機會

  問︰hao)愫he)導(dao)演之間(jian)有過矛盾或者分歧嗎?

  彭于晏(yan)︰肯(ken)定會有的,可能在(zai)一(yi)些表演上面我有xing)恍┤xiang)法,導(dao)演也知道一(yi)定要給演員空(kong)間(jian),在(zai)這個基(ji)礎上,我努力給他驚喜(xi),他看到(dao)可能會覺得我塑(su)造的角(jiao)色比他腦中(zhong)想(xiang)象(xiang)得更立體,導(dao)演就tu)峋醯煤苤擔 乙補俗約合xiang)演的癮,所以一(yi)定要互相相信。

  一(yi)個人的想(xiang)法有限,可能我們合在(zai)一(yi)huang)鵓褪俏wu)限。當你願(yuan)意去分享你的東西,那(na)他肯(ken)定也會跟你分享他的東西。我和(he)導(dao)演的分歧常常是他可能覺得夠了,我yi)瓜xiang)要給更多,他會讓(rang)我演,讓(rang)我過癮。我覺得跟導(dao)演拍戲有xing)桓齪麼 褪牽 吹dao)的永遠(yuan)跟別人看到(dao)的我不一(yi)樣。

  問︰如果有第五次和(he)導(dao)演合作的機會,你有沒有xing)桓瞿閬xiang)要拍攝的題(ti)材?

  彭于晏(yan)︰he)頤瞧涫到(dao)補  ti)材了,每次我們跑步聊天就tu)嵯xiang)一(yi)個題(ti)材,他會問我喜(xi)歡什(shi)麼,我也會問他喜(xi)歡什(shi)麼。之前(qian)我們討(tao)論過很多像是賽車(che)的、動作的、槍戰的,通常都是導(dao)演說他想(xiang)拍的類型,不過他的電影我都沒有什(shi)麼設限的,因為(wei)我相信他。

  問︰hao)慊岵換岬P牡dao)演以yuan)蠖雜諮菰鋇難≡裨嚼叢蕉啵/p>

  彭于晏(yan)︰這個有可能啊,導(dao)演有權力選擇他覺得合適(shi)的演員,也不是說我們現(xian)在(zai)合作了四部就一(yi)定要合作第五部,所以才(cai)說這個是很微(wei)妙的。還有就是我也有選擇還要不要繼續與他合作,我覺得有時候(hou)就是彼此(ci)之間(jian)的磁場吧(ba),能互相給予對方(fang)想(xiang)要的東西,我們都知道這得來不易。所以在(zai)拍每一(yi)部ken)返氖焙hou),我都盡量讓(rang)自己做到(dao)不要後悔,因為(wei)只有這個是我可以控制的。在(zai)我們能控制的範圍(wei)內,做到(dao)最好,這個過程(cheng)tao)zhong)我yi)岬玫dao)經驗、智(zhi)慧,這就很值得了。

  文/蕭游

【編(bian)輯︰張()】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(xi),不代表中(zhong)新(xin)社(she)和(he)中(zhong)新(xin)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(wu)經書(shu)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(bian)、復(fu)制及建立鏡像,違(wei)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1分快3优惠平台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