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(wei)置︰首頁>娛樂(le)體育(yu)>新聞內容(rong)
春節宅在家看電視(shi)劇(ju) 七成受(shou)訪觀眾愛(ai)看“撒糖劇(ju)”
來源(yuan)︰新京報 發布時間︰2020年02月23日 06:03
來源(yuan)︰新京報 2020年02月23日 06:03

  今年大家大多選(xuan)擇了“宅著”過年,而觀劇(ju)則(ze)成為居家消磨時間的首選(xuan)。其中(zhong)《錦衣之下》《下一站(zhan)是(shi)qie)腋!返勸ai)情(qing)劇(ju)雖然在人設(she)、劇(ju)情(qing)上並未獨樹一幟,卻憑(ping)借高甜度的“花式撒糖”吸引(yin)了諸多年輕觀眾。

  縱(zong)觀近兩年的影視(shi)市(shi)場,正劇(ju)強勁(jing)回(hui)歸,狗血劇(ju)慘淡經營(ying),但以《親愛(ai)的,熱愛(ai)的》《雙(shuang)世(shi)寵妃(fei)》《我只喜歡你(ni)》為代表(biao)的“撒糖劇(ju)”卻在市(shi)場上佔了一席(xi)之地。為什(shi)麼只是(shi)“親親抱抱舉高高”ben)頹嵋壯晌 氨 kuan)”?到(dao)底(di)是(shi)哪些觀眾離(li)不開(kai)撒糖劇(ju)的“狗糧(liang)fu)保課 誦戮┌ㄋ婊ji)調查了207名(ming)觀眾,並采訪多位(wei)業內人士尋找答案fu)/p>

  近七成人看“撒糖劇(ju)”

  為探究(jiu)“撒糖劇(ju)”被追捧(peng)的原因,新京報隨機(ji)調查了207名(ming)觀眾。根據調查數據顯示,近七成人愛(ai)看這類劇(ju),這其中(zhong)有46.86%的人非常喜歡看“撒糖劇(ju)”,完全不看的僅佔三成。在看劇(ju)的觀眾中(zhong),18-30歲的年輕人佔據半壁江(jiang)山,偏好正劇(ju)的觀眾則(ze)大多是(shi)31-40歲的中(zhong)年人。

  而對(dui)于愛(ai)看撒糖劇(ju)的原因,觀眾的答案也不盡相同。其中(zhong)一半的觀眾認(ren)為是(shi)“生活太難了,需要(yao)輕松一下”或“吃狗糧(liang)也不要(yao)動腦子”;而38.9%的人則(ze)是(shi)用“高糖”來滿足(zu)自己的少女心。同時也有近7%的人坦言(yan)“其他劇(ju)更(geng)無(wu)聊(liao)”。

  雖然近七成觀眾選(xuan)擇“撒糖劇(ju)”,但並非所有人都相信(xin)劇(ju)中(zhong)美好的愛(ai)情(qing)。僅27.8%的人認(ren)為“愛(ai)情(qing)就應該是(shi)劇(ju)中(zhong)這樣”,而看劇(ju)後仍yue) 災泵妗跋質倒歉小鋇墓壑謖即蠖嗍S氪送 保 娑dui)市(shi)場中(zhong)接踵而至的“撒糖劇(ju)”,也僅有37.7%的觀眾認(ren)為“越(yue)多越(yue)好”,大部(bu)分zhi)壑諮xuan)擇以內容(rong)好看與否(fu)而論(lun),更(geng)有26%的人認(ren)為“看多了也膩得慌(huang)”。

  制作(zuo)成本(ben)不高,劇(ju)本(ben)好創作(zuo)

  隨著《下一站(zhan)是(shi)qie)腋!反(fan)蚩kai)開(kai)年劇(ju)面,2020年仍有諸多疑似(si)“撒糖劇(ju)”待播,其中(zhong)包括(kuo)吳倩、張新成《冰糖炖雪(xue)梨》,胡一天、胡冰卿《暗(an)戀橘生淮南》,言(yan)承旭、沈月《交(jiao)換(huan)吧!運si)罰 罹  ?song)祖兒《舌尖上的心跳》等。

  而對(dui)于“撒糖劇(ju)”無(wu)需燒腦的劇(ju)情(qing),高能的特效,甚至僅憑(ping)借略顯套路(lu)的人設(she)拼(pin)命“撒糖”便可收割一眾年輕觀眾,各界人士也給出了不同原因。《我只喜歡你(ni)》的制片人王艷坦言(yan),如今每個人在生活中(zhong)都面臨不一樣的壓力,觀劇(ju)時難免更(geng)希望(wang)輕松、治愈,“現在流行說‘露出了姨母(mu)笑’。我覺(jue)得無(wu)論(lun)是(shi)被男xin) 鶻俏yin),還是(shi)投入(ru)到(dao)劇(ju)情(qing)中(zhong),這種自發的讓心情(qing)愉悅,一看就能笑的內容(rong),觀眾沒有抵抗力。”

  曾參與撒糖劇(ju)的編劇(ju)李華(化名(ming))則(ze)透露,該類型(xing)在劇(ju)本(ben)創作(zuo)上難度也不大,“不用太新的糖,甜就夠了,再匹配與當下年輕人觀念契合的人設(she)和故事(shi)情(qing)境。”在制作(zuo)領域,“撒糖劇(ju)”更(geng)是(shi)投資門檻(jian)較(jiao)低(di)。李華坦言(yan),部(bu)分“甜寵劇(ju)”,尤(you)其是(shi)網播劇(ju),無(wu)論(lun)是(shi)制作(zuo)成本(ben)、周期,還是(shi)演員片酬,均(jun)投入(ru)不高,“喜歡撒糖劇(ju)的觀眾大多是(shi)奔著劇(ju)情(qing)去的,演員貼合觀眾對(dui)甜寵的想象便可。”

  內容(rong)需接地氣,過于懸浮(fu)不被認(ren)可

  但“撒糖劇(ju)”bi)shi)否(fu)真的可以持zhong)囊徊bu),爆一部(bu)?從過往(wang)的成績而言(yan),“撒糖劇(ju)”成功(gong)率較(jiao)高,但同樣不乏撲街之作(zuo)。例如于朦朧、苗苗主演的《青春拋物線》直至收官都“暫無(wu)評分”;另一部(bu)陳(chen)柏霖、張天愛(ai)合xian)韉摹餓閿胙ya)簽鳥(niao)》也只有4.5分。“大家還是(shi)喜歡看比較(jiao)真實、接地氣的內容(rong)。”王艷坦言(yan),“即便是(shi)撒糖劇(ju),也追求真實的代入(ru)感,仿lu)鷲廡┤司蛻鈐謐約荷?摺6皇shi)一味追求很浮(fu)夸,離(li)生活很遠。”李華也表(biao)示,近幾年提倡現實主義,即便“撒糖劇(ju)”一定程度高于生活,也需要(yao)關照現實,“如果一味只是(shi)高能撒糖,把男xin) 鶻巧she)定得太脫ya)li)大眾,或者把故事(shi)寫成童話那樣理想、不現實,那就走(zou)上了偶像(xiang)劇(ju)的老路(lu)。”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張赫

【編輯︰張】
本(ben)網站(zhan)所刊載(zai)信(xin)息,不代表(biao)中(zhong)新社和中(zhong)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(ben)網站(zhan)稿件,務(wu)經書(shu)面授(shou)權。
未經授(shou)權禁(jin)止(zhi)轉載(zai)、摘(zhai)編、復(fu)制及建(jian)立(li)鏡像(xiang),違(wei)者將(jiang)依法追究(jiu)法律責任。
北京体彩网 | 下一页